人类简史——认知革命

2020 / 02 / 24

前言

我不知道这本书的作者对多少本影响世界的著作进行了研究并且加以深刻的反思,但可以断定的是,书中数不清的科学理论和许多让世人觉得不可理喻的思想是源自于作者内心,而不是单纯的引经据典,不得不说这本书的以色列作者 尤瓦尔赫拉利 是是我见过最博学的人,《人类简史》从物理学,生物学,化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学等各个角度全方位的对人类历史进行了解读,他比我以往读到的任何历史书籍都要客观且思考深刻。我相信任何一个有一定的好奇心的人去读这本书都能获益匪浅。

想要去表达一种怀疑人生的感觉,最恰当的莫过于我是谁?我在哪?我将何去何从?这样带有哲学性疑问,或许佛教的哲理和上帝的指引都无法让消除充满好奇心的人对自己人生的怀疑,而这本书却可能做得到,并且这本书的讲述足够诙谐,不像般若波罗蜜多一样充满智慧却不是大多数凡人可以轻易参悟的。

智人

开篇的第一个观点就是:人类,一种没什么特别的动物。

不得不说要想看清楚人类的本质,必须要彻底的抛弃人类对自己渡的这层金,毫无疑问,特别可以回答很多问题,比如人类为什么聪明,因为人类特别,人类为什么可以开车,因为人类特别,所以仅当我们明白自己没什么特别的时候,才能知道我们更本质的东西。

生物学把物种按照界门纲目科属种进行分类,人在不同的等级分别是

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人种

是否是同一个种主要是通过判断是否存在生殖隔离,所以世界各地的人都是同一种人,无论是不同名族还是不同肤色或者宗教,都是同一个物种。而豹科动物下的狮子和老虎可以生下狮虎兽但狮虎兽并不能繁衍所以他们是不同物种,世界各地的狗奇形怪状,能生下有繁衍能力的后代他们无论长相差异大多那就是同一个物种。

灵长目下很许多不同的科,而 human 原指 homo,在生物学中指的是人属,现在的人类都属于智人 Homo sapiens,其实目前来看人属动物下已经只剩下智人这么一个人种了,所以我们经常说自己是human。人类给自己单独划分一个属,并不是人特别,而是其他的堂兄堂弟都已经灭绝了。最早的人属动物可以追溯到250万年前的非洲的南方古猿,然后在数百万年间人属动物遍布世界各地,并且各地的人类由于隔离从而朝不同的方向发展,产生生殖隔离从而进化成了不同的人种,大约十万年前人属下的人种还有很多,比如印尼的梭罗人,北欧的尼安德特人,东亚的直立人,以及生活着非洲的智人,除此之外还有小矮人,匠人,丹尼索瓦人等等。而在接下来的数十万年,智人多次走出非洲,来到了欧洲,亚洲,美洲和大洋洲,当时白令海峡还是相连的,而意外穿越岛屿进入大洋洲也是有较大的概率的,所以智人走遍了世界各地,但智人每到一个地方,其他的人种就灭亡了,直到12000年前小矮人作为人类最后的同胞也从地球上销声匿迹了。虽然是否是智人用暴力灭亡了其他的人种已经无从考证,但也很大程度上可以发现智人竞争资源的能力更强,在法国纪录片 最后的尼安德特人 里可以很深刻的看到智人和尼安德特人在同一时期的异同,片中能很明显的发现智人更早的拥有艺术和宗教能力。

但基因组的研究发现,现代人拥有少量的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的基因,这个发现可能证明物种隔离其实有时候并不是那么泾渭分明,当时依然存在着没有生殖隔离的两个“人种”。

更强的大脑

最初的人属动物只是不起眼的处于食物链的一个中间层的杂食动物,我们经常在树上活动,吃大型动物吃剩下的腐肉,或者采集植物果实和欺负小动物,这些依然是非常多的动物都有的能力。而智人比其他的动物拥有更多的感情或者更强的氏族感么,也未必,很早以前的人类和黑猩猩并无异同,他们都会哄孩子,孩子也会嬉戏打闹追求快乐和刺激,很多种动物都会抑郁。那人类是如何从食物链的中间层突然就到了顶层呢,当然最重要的是智慧。

那么人属动物为什么可以截然不同的从智慧地道路上越走越远呢,为什么只有人类能进化出占据总体重3%但消耗25%能量的这么强大的大脑呢,是因为人类生存所需么。首先智力和体力都是存活下来必要的条件,更强的大脑分析外界信息也会转化为产生更高的生存能力,而在远古时期智力能发挥的作用要远低于体力,但即便体力更重要,适者生存的法则依然更加倾向于让有分析环境和会使用工具来谋生的人类更容易生存下去,需要提及的是这里的使用工具只是类似于用石头凿开骨头获取更多的食物这样的基本能力,而这些能力黑猩猩依然有,处于食物链中间的人类非常巧合的也更需要脑容量稍微大些,同时也需要制造和使用工具所以进化出了更精巧的双手,双手的解放也反作用于大脑的进化,另外人类的体力进化要比智力进化明显的多,早期的人类是可以通过追赶动物到让动物跑不动而放弃逃跑的长跑健将。

大脑发达也会带来许多副作用,比如因为脑袋大生孩子更加艰难,并且要更早的生下孩子,不然头再长大点就生不下来了,所以相比于其他动物,人类都是早产儿,小马生下来几天就能奔跑了,人类却需要被温馨照顾非常之久。大脑会消耗非常多的能量也不得不要求“政府”把本应该给肱二头肌的资源拨给了大脑,这个进化对现在的人来说有很明显的好处,但对古老的非洲大草原的人类来说并不一定是件好事,因为很有可能这些肱二头肌较弱大脑发达的人因为跑不过肉食动物而没能存活下来,所以人类要想进化出发达的大脑,必须要环境不那么严苛,但又不那么简单,生态圈孕育高级智慧就像地球孕育生命一样困难。

用火对人类大脑发育也有一定影响,使用火也让人类能通过不小心烧毁一片森林来获取一群智人几个礼拜的口粮。火产生了烹饪技术,人可以吃更多的植物,变成更优秀的杂食动物,消化时间也更短,不需要费太多的口舌来嚼碎食物,有更多的空闲时间思考。用火让人类能主动的使用自然的力量,鸟可以靠气流飞翔但无法制造气流,而人类却可以制造火。火是一个好东西,而火也可能一不小心就导致很多动物灭绝了。

认知的改变

10万年前的走出非洲的智人并没能争过中东的尼安德特人,但在7万年前智人突然产生了革命性的巨变,和欧洲的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一样,欧洲的帝国们走到世界各地去殖民,7万年那次巨变被称为认知革命,他让智人再次走出了非洲,并且逐渐走向世界各地。就像《圣经》里吃了善恶果的亚当夏娃,打开了新的认知世界的大门,很难考证这次伟大的基因突变是源于什么样的严酷环境下,但这次突变确实让人类产生了和动物更本质的区别。拿黑猩猩做对比,他们也能像人类一样照顾小孩,也能嬉戏玩耍,也会采取集体行动去赶走狮子,采集水果和捕捉昆虫,并且可以使用石头敲开颅骨获取食物,而人类在几十万年前虽说已经进化出了所有动物都无法抗衡的智力体系,但依然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区别。

澳洲发现了三万年前的狮人雕像,这表示人类已经可以雕刻比较复杂的艺术品了,并且这种不存在于世界中的抽象的事物,也表示中宗教很可能诞生,这便是人类相比于其他的动物进化出的最大的区别,对抽象事物的思考以及对抽象事物的组织表达。

用来表达的语言是人类的抽象能力最重要的工具,当然许多动物也拥有语言的能力,青猴可以发出不同的声音来告诉队友们“小心,有狮子”或者“小心,有老鹰”,鹦鹉可以模仿爱因斯坦说出来的所有复杂公式,但唯有人类可以表达“小心,河边有狮子”,“你去那边”这样的组合型的语言,猴子可以表达的语言即便上千种但是无法组合来表达千万种复杂的长句子,但人类可以,这种语言的灵活性让人类可以表达更灵活的含义。还有理论认为人类的语言的诞生是因为无聊时间便多了,大家用来传达八卦信息的,虽说有点荒谬,但确实可以发现即便是现在大多数的话都只是在八卦,八卦是人类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但不管语言的发源是基于什么,人们普遍认同现代人可以表达和相信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或者事物,比如“狮子是我们的守护神”。

血缘关系依然是动物维持社群的主要方式,人类依然如此,但靠讲虚拟的东西,人类可以维持更大的团体,而无论多么热爱群居的动物,靠彼此的认识也很难维持非常大的团体,我们生活在非常多的虚拟的环境中,比如公司,法人,经济,法律,政治,国家,宗教。而正是这些虚拟的东西让我们不同家庭的团体之间互相协作,继而组成更大的团体,并且从事非常大的群体活动。所以正是讲故事让这个世界

讲故事并不难,我们可以走在大街上拉着每一个人说“我们其实都是被数码宝贝世界选中的人,和我一起去寻找数码宝贝吧。”,如果大家都相信了,那么很快就能通过故事组成一个大团体,难的是让别人相信,从一开始讲非常简单的故事,能让不同的家庭相信到日复一日形成一个巨大的故事网,是一件非常非常漫长的事情,而文化也是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复杂故事的集合。故事可以快速改变人类的行为方式,而基因改变也能让生物出现行为方式的改变,比如工蜂天生就是搬砖的,要想变成管理者必须要基因突变成新的能力,但人类只要换个故事就能让人换种性质。所以人类可以说是不再依靠基因突变进化了,而是搭上了文化突变的快车,迅速的改变着,谁先掌握文化变异的窍门,谁就能变得更加强大,而智人正是比其他的人种文化变异的更快,让智人可以更大规模的合作,战胜尼安德特人。

智人的一天

近200年来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办公室工作,朝九晚五,其实基因进化的速度远远慢于科技和文化的进步,所以大多数人的身体和内心都更容易适应行在外边狩猎采集,比如人类非常偏好于高热量,由甜又油的食物,很可能是因为远古采集者的生活习性,人的身体会非常满足于吃完一顿水果大餐感觉,当然人类的身体也并不适合久坐或久卧,直立行走和奔跑才能让身体更加舒畅。那么最原始的人类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农业大概发生在15000年,从认知革命到农业革命的数十万年来之前的人类都是靠采集和狩猎生活,并且采集居多,相比较现在的人类一生会经历上百万件工具,原始的人类几乎没什么行囊,它们要随着环境的变化不断迁徙,但仍然不会迁徙的很快,很长时间都只是在特定的几十或者几百平方公里内活动,但也会慢慢的移动,从非洲移动到亚洲或许需要话费上万年。原始人采集食物的同时也会采集到非常多的“知识”,熟悉当地植物的生长规律,天气的变化规律对他们的生存来说非常重要,每个人都要获取非常多的知识来更好的生存,而不像现代人类可以通过一个技能换取几十年的饭碗,甚至有研究表明,智人的脑容量在逐渐减少。

原始人类的部落非常多,每个部落多的仅有几百人,少的可能只有十余人,部落之间在不同的区域采集,一般合作往来并不多,只是各自的采集自家的食物。往来较少会导致部落之间的文化差异很大,语言文化认知都是很难兼容的。几乎没有证据表示部落之间存在贸易行为,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段时期已经有交换发生了,也没有证据它们之间是否会经常性的存在战斗行为,当然不同部落之间差距太大了,所以好战或者不好站的部落都肯定是存在的,部落之间可能会混在集体狩猎,不同的部落也需要交换儿童,来获得更好的基因。至于信仰,现在的普遍学者选择相信早期的智人一般会信仰泛神论,因为泛神论需要的故事复杂多要比一神论更低,早期的智人普遍相信石头,植物,雨水都是有灵的,而一神论需要在万物皆有灵中的基础上创造更具有说服力的故事。

智人每天生活状态当然是无从考证的,但是可以推断出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并不长,每个礼拜只需要出去采集狩猎30个小时就能养活整个部落了,他们不需要洗碗,吸地毯,购物,耕地或者和面,只需要采集到可以吃的东西然后稍微加工即可,吃完可能会围着篝火撒欢,也可能和朋友打闹,所以这段时期被称为“最初的富裕时代”,当然这个富裕只是经常的可以比较悠闲,但他们仍然要担心被老虎吃掉,也会因为食物被迫流浪。他们的工具基本都是木制的,虽说是石器时代,但木材更容易加工,容易使用,所以称为“木器”,当然直到现在很多国家也喜欢用木制的工具,比如日本。石器时代的人类已知的可以驯化的动物只有狗,狗也是人类最古老的好朋友,并且随着人类一起演化着,但这个时候并没有人类懂得牧羊或者养殖家禽。

最初的毁灭

人类在认知革命之后,拥有了更多的知识,文化,眼界,他们不停的迁徙,甚至迁徙到了西伯利亚和澳洲,为了解释他们为什么走进寒冷的西伯利亚和如何跨域印尼群岛,马六甲海峡,生物学家和历史学家可谓是煞费苦心。代替基因突变推动人类进步的文化突变可能是生物圈的主宰都无法预测到的,脑容量变大10%可能要比肌肉变强壮两倍都要可怕的多,人类迅速成为了食物链的顶端,原本可以把人类当作布娃娃一样撕成碎片的猛兽只能乖乖成为人类的腹中之物,而由此也带来了巨大的毁灭。

澳洲24种超过50公斤以上的生物灭绝了23种,大多数动物根本来不及针对这些外来的弱小的“猴子”进化出可以抵抗的能力,就被一场场屠杀,一场场火灾消灭在森林里。当然美洲,亚欧非大陆上的生物也难逃这场灭顶之灾,完全意义的处于食物链顶端,没有天敌的人类肆无忌惮的破坏着生态平衡,除了猎杀大型动物,烧毁森林也直接或者间接的导致了植物界,昆虫以及一些小型动物被灭绝。海里的生物在这次破坏种幸免于难,然而好景不长,现代人类的工业污染也导致海洋环境开始恶化,海洋大型生物极具减少。

人类历史上的认知革命,农业革命,科学革命都不只是人类文化的演化,每一次都对世界格局乃至整个生物圈造成了极大的改变,而我们现在正处于第三次毁天灭地的革命中。

结语

认知革命最重要的意义是让人类不再受通过基因突变而进化的这个生物圈的基本法则的限制,而是通过文化突变而进化,不停的产生新的思想,并通授学习和教育而代代相传。我们生而为人,很庆幸可以拥有所有其他动物都垂涎不已的智力资源,但再不断的文化演化中,似乎欠缺了几分对人类最本质的思考,文化从来不会理会个体的基因适合什么样的环境,所以文化这个由人类自己编造的故事集合在不断抹掉人类的天性过程中,慢慢变得反过来奴役着人类自己,很可能人类本身也是这个巨大的文化骗局中的受害者,比如发展中国家工人的工作时长要远远高于石器时代的人类,即便是下班回家也要不断的关注时事,总在焦虑学不完的知识和争取在不对等的信息世界获取更多的别人所不知道的等等。当然我们每个人也只是文化的洪流中的沧海一粟,没有人可以清晰意识到这场革命是福是祸是对是错。

写评论
全部评论